回首頁 /HOME回前頁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詩聖杜甫的苦旅和詩藝

2018-03-20



時間長度:02:08:17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任何一個偉大詩人都是涉世而悲憫的,只是詩人不以謾罵的方式來面對挫折、不滿,而是藉由詩表達對人間的關心,有若滾滾紅塵中的空谷幽蘭。「輕舟已過萬重山──跟著詩人遊歷天下」系列講座活動,3月17日下午邀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徐國能教授主講「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詩聖杜甫的苦旅和詩藝」。徐國能教授研究專長為古典詩學,年少即嶄露文采,現代詩創作曾獲臺北市、大武山及花蓮等文學獎,堅持以「詩」作為人生和學習的底蘊。本次講座徐國能教授帶領聽眾一起走進杜甫的內心,體會完成偉大詩歌藝術的漫漫歷程。

杜甫集唐代詩歌之大成,以嚴肅的態度從事創作。徐國能教授演講中引用洪業《我怎樣寫杜甫》指出:今存杜甫的詩,百分之九十幾以上都是他在四十以後寫的。怪不得對普通青年人,有點像對牛彈奏,莫名其妙的狀況。對於四十多歲的我,杜甫的詩句就有好些都是代替我說出我要說的話:政之腐敗,官之貪婪,民之塗炭,國之將亡,我的悲哀憤慨。

杜甫以「詩史」的精神紀錄他自己的人生和國家的命運,也留下了異地的風貌和浪跡的心情。他在旅途中拜訪久違的故友,驚嘆「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也親眼看見百姓的苦難,寫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詩句。有時他感於江山的壯麗,有「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的名句;但也記錄了他所不解的奇風異俗:「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他在旅程中想起了屈原、宋玉,也想到了諸葛亮與王昭君,旅行豐富了杜甫的眼界,錘鍊了杜甫的詩藝,讓他在感慨「大哉乾坤內,吾道長悠悠」時,也提醒自己胸懷天下。

杜甫的足跡走遍人間悲歡,行旅之作的內涵特色連結時空的詩史精神,〈觀打魚歌〉紀錄風土,〈蜀相〉連結歷史,〈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褒貶時代,〈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百憂集行〉深深自省與幽默自嘲,〈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表達無所不在的同情與關懷。〈月夜憶舍弟〉〈江畔獨步尋花七絕句〉詩歌語言的精緻鍛鍊,〈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寫作風格之多樣變化,〈漫成〉〈田舍〉〈卜居〉細寫生活的真實原貌,〈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氣行〉轉折幽深的比興寄託,情景交流,融情入景,物我情同。

全場演講徐國能教授以溫柔敦厚的詩心,紮實的詩學滋潤理性的解析杜甫詩作,杜甫的詩反映了詩人的思想情感,創作特色,並對詩歌的內涵、風格成現,甚具開拓之功。

2018.3.20更新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