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2019年第5次臺灣歐盟論壇: 脫歐、民粹主義與歐盟政經發展

2019-11-29



時間長度:01:58:45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2019年第5次臺灣歐盟論壇主題為「脫歐、民粹主義與歐盟政經發展(Brexit, Populism and its Impact on the European Integration)」,探討歐盟之脫歐與選後政經發展之相關議題發表論文。本論壇於10月18日(五)上午10時在本館文教區3樓301會議室舉行,由國家圖書館與臺灣歐洲聯盟中心、政治大學歐洲聯盟莫內教學模組計畫共同主辦,由政治大學張台麟教授主持與引言,洪德欽副所長(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兼任)、林子立助理教授(東海大學政治系)發表論文,並邀請張銘忠大使(現任職外交部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羅至美教授(國立臺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擔任與談人。

張台麟教授指出這兩個月來,國際議題有重要發展及變動,如中美貿易戰發酵、法國主辦G7的高峰會並沒有較明顯的呼籲與發表、英國脫歐議題延滯且展開了新的脫歐談判、民粹主義在歐盟政治中興起,在歐洲議會出現新生態…等。針對英國脫歐最新發展及癥結問題,是日亦請發表人及與會嘉賓進一步探討。

洪德欽副所長以「英國脫歐對歐盟共同安全政策之影響」為題發表論文,文中探討了歐盟共同安全政策、英國在歐盟共同安全政策之角色、英國脫歐對歐美關係之影響以及英國脫歐對俄羅斯之意涵。洪副所長亦以「強生政府與英國脫歐」為題,與現場分享最新英國脫歐進程,談及諸如北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所帶來的矛盾、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憲政危機、英國首相強生自身面臨的法律責任等政治風險,皆是造成延長脫歐的主要因素。而藉由觀察英國國會為阻止無協議硬脫歐,而進行的一系列重要表決,亦反映出英國作為一個老牌民主國家,在立法過程與設計上皆十分周密,從而帶來制度上的保障,皆值得我們借鏡學習。

林子立助理教授以「民粹主義與國家分歧:以英國脫歐為例」為題發表論文,說明英國與歐盟之間的分合關係史,由空間與認知兩層次探索英國受民粹煽動的國家分歧,更特別介紹了最新的北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北愛爾蘭屬於英國,但領土與愛爾蘭接壤,而英國脫歐需要實體邊境以避免淪為假脫歐,因此邊境檢查將在脫歐後產生問題,可能使北愛爾蘭成為英國的化外之境。而愛爾蘭和北愛爾蘭之間的實際邊境在新疆界產生時,雙方之間即有可能陸續產生暴力衝突,故北愛爾蘭的邊境協議成為英國脫歐的癥結。 無協議脫歐對英國與歐盟雙方都是災難,新的協議於10月17日產生,不過歐盟並無新的讓步,協議90%與前者相同,只是對邊境做出新的解釋,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仍然對協議文本表示懷疑,並表示不會支持協議。在此背景下能否於10月19日通過英國國會表決仍屬未知。林助理教授也探討民粹主義在這其中所代表的意義,歐盟對其他會員而言是生存,但對於英國,生存在於經濟命脈是否被其他國家拖累,歐盟只是貿易協定。儘管北愛爾蘭老一輩民眾不願上個世紀的暴力街頭噩夢再次重演,但民粹操弄卻視邊境協議為脫歐最重要的方法,為的是贏得選票,北愛爾蘭的恐慌已非硬邊界或軟邊界的差別,而是在於意識形態。林助理教授認為法國戴高樂總統對英國的觀察是正確的,當堅持脫歐者與留下者的意見比例相差不多,顯示國家已被民粹操弄至分裂,不僅是政黨與地區意見上的分裂,也是人民和菁英的分裂。當把歐盟當成贏家的戰場時,贏得民粹就贏得選舉,才是國家民主與內部認知中最大的分歧。

張銘忠大使指出本次布魯塞爾歐盟高峰會最重要的議題即英國脫歐,最大挑戰仍在於10月19日的英國國會投票,由於脫歐協議在英國國會中三次被否決,可看出不論是主流政黨或者小型黨派,意見均相當分歧。張大使由英國本身、歐盟、歐盟對外關係等方面,提出三項觀察

(一)英國:眾人在視北愛邊境問題為英歐談判最大困難時,忽略了英國海外的直布羅陀主權以及蘇格蘭獨立公投,其實也都是英國本身存在的隱憂。英國脫歐給西班牙帶來另一次機會取得該區域主權,雖然在2018年11月第一次的英歐協議中,西班牙並未成功迫使英國讓步,對直布羅陀的未來地位,協議認為英國在脫歐後必須要徵求西班牙意見;而英格蘭與蘇格蘭在工業與經濟上的結合密切,更有40%的油氣依賴蘇格蘭輸入,要彼此切割仍屬不易。 (二)歐盟:英國脫歐後,歐盟將呈現仍以法國、德國兩大龍頭為首的格局。然而透過近來歐洲議會的否決由法國提出的主委人事、以及法國堅決反對歐盟討論馬其頓與阿爾巴尼亞入盟等案例,顯示法國的影響力正衰退中。 (三)歐盟對外關係:張大使對於歐盟面對俄羅斯的立場,認為英國脫歐對歐盟不會有什麼改變,不會因此犧牲歐盟的團結一致。

羅至美教授也針對10月17日最新的脫歐協議進行補充,指出新的協議中仍有邊境,只是推到了愛爾蘭海上,反而造成了北愛爾蘭與英國的一國兩制。過往梅伊版的邊境協議主張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在憲法的完整性,在北愛爾蘭的陸地上不設實質的邊界,因此也被攻擊讓英國實質留在歐盟裡;羅教授認為最新協議創造的這道內部邊界,對於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將很難以接受,因為DUP所要求的即是梅伊所維持之憲法上的一國,同時也會對北愛爾蘭造成很大的心理衝擊,顯示其實英國在做任何國際談判時,隨時可以拋棄北愛爾蘭。因此最新版的脫歐協議在內部控制上使英國失去了對北愛爾蘭的控制,而歐盟則沒有任何退讓。羅教授認為協議10月19日在英國被接受的機率,預期也將會很低。

2019.11.29更新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