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蔣總統思想廣播講座-18: 蔣總統論國家生命力

2020-11-17



時間長度:16分43秒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蔣總統思想廣播講座-18

講員:馬起華撰稿

講題:蔣總統論國家生命力

今天這一節蔣總統學術思想廣播講座,跟您播出的題目是:蔣總統論國家生命力,是由馬起華先生撰稿。

各位聽眾,蔣總統在民國24年發表了一篇演講,講題是:現代國家的生命力,他說:現代國家的生命力是什麼?第一就是教育,第二就是經濟,第三就是武力,後來在民國28年在軍事教育的基本方針的講詞中也說,現代國家的生命力由教育、經濟、武力,三個要素所構成。蔣總統對於國家生命力的解說,是一種很精到的看法,談到國家的生命力,就是說國家是有生命的,為什麼國家有生命呢?因為國家是一個有機體,大家都知道有機體是活生生的,有生命的個體。

蔣總統說:現代的國家乃是一個最發達到極點的有機體,有機體的特質就是有生活得機能,不斷地新陳代謝,不斷地發容滋長,自主的完成其理想的生命,同樣現代的國家必須有他內在的基本的原動力,來不斷推動一切、改進一切,使國家的生活作有計劃的進行,國家的生命能夠無限量的發展,這種原動力就是國家的生命。這個力量的消長,就是民族的盛衰與國家的興亡之所繫,蔣總統這一段精闢的談話,還可以從政治學上求取進一步的了解。把國家看成有機體,在政治學上是一種很重要的學說,這一種學說認為國家具備各種有特殊功能的機關,正如同生物具備各種器官一樣,構成國家要素之一的國民,也和生物有機體的細胞一樣,彼此相互依存,休戚相關。

國家發展的過程也和生物有機體的發育一樣,都是由簡單到複雜、有混統到分化,五十多年以前,英國有一個叫做斯賓塞的哲學家,提倡一種社會有機體說,他把動物有機體和人類社會做了詳細的比較,以為二者在機能上有三種相同的系統:第一種系統是管制系統,這在動物有機體便是中樞神經系統,在社會便是政府。第二種系統是保持系統,這在動物有機體便是營養,在社會便是工商業。第三種系統是分配系統,這在動物有機體便是動脈和靜脈,在社會便是道路和運輸。斯賓塞的這種說法是有相當道理的,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