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漫談小說與電影

2013-01-08



時間長度:約2小時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小說與電影是文學大眾化的兩大表現形式,然對於忠貞不二的小說迷而言,改編電影與原著小說之間始終存在著現實與幻想的拉鋸。但也正是這份曖昧的迷離,挑逗著無數的閱眾,往返奔波於光影與文字間,難分難捨……。 炎炎夏日,週末的午後高溫熾熱,現場來賓進場的速度與人數,也瞬間飆升!國圖三樓國際會議廳擠進300位遠從各地而來的小說迷,不分年齡,不論遠近,大家都只為爭睹親聆「臺灣鄉土文學」盟主——黃春明的演講。不愧是「說故事的高手」,話音一出,黃春明老師就像一塊強力的磁石,忽地便聚攏了所有來賓的目光,全都屏息靜聆黃春明老師暢談他與小說的種種情緣。 民初碩儒梁啟超在〈論小說與群治之關係〉一文中嘗以「欲新一國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國之小說」力舉小說的功能。黃春明引此作為發端,倡談小說對於大眾素養的提升,堪比靈丹妙藥,潛藏著不可思議的正向影響力。尤其,語言不只是聲音化的文字,更蘊含飽滿豐厚的情感,因此小說的文字、對白,透過電影聲光的轉化,更具有震撼人心,深化情感的力道。 接著,黃春明老師便以〈兒子的大玩偶〉作為導引,一面娓娓述說他的小說如何藉由描寫鄉土人物的悲苦生活,毫不矯飾的表露人性,展現濃烈獨特的鄉土風格;一面則藉著〈蘋果的滋味〉,批判當時學校教育的僵化、偏狹,並幽微地諷刺1970年代中,臺灣由農業社會轉入工業社會中,因為醉心追逐金錢、名利而扭曲乖逆的人性!演講中,黃春明毫不諱言,創作小說無非想藉著在地化的語言文字與故事情節,反映現實,回饋社會,進而影響讀者,提升大眾的素養。而其小說創作養分有大半係來自於閱讀了圖書館中塵封的禁書——俄國小說,杜斯妥也夫斯基、契訶夫的社會主義小說、現實主義小說篇章裡,處處流露了底層民眾的苦難形象,這些情感豐沛的作品,成了涵養黃春明文學寫作的根柢。老師甚至還自剖他在撰寫《看海的日子》一書的辛酸歷程及背後不為人知的軼事妙聞,精彩絕倫!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