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娜拉的故事

2013-01-10



時間長度:1小時55分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12月15日本館舉辦「冬天來了,春天不遠—閱讀西方」冬季閱讀系列的第四場演講,邀請國內著名戲劇學者和劇作家,臺灣大學戲劇系紀蔚然教授談挪威大家易卜生(Henrik Ibsen)的著名舞臺劇《玩偶之家》(A doll’s house)。《玩偶之家》寫於1879年,是所謂19世紀最後的劇本,是現代劇的濫觴,影響廣泛,英國的蕭伯納甚至中國的胡適都受其影響,後者還以新女性離家出走的類似題材寫過一部《終身大事》。 劇中女主人公娜拉,與任職經理的丈夫維持一個傳統意義的和樂家庭,但夫妻之間真正的關係有太多的隱瞞和社會的制約。為了丈夫的尊嚴,娜拉曾偽造自己父親的簽字而向另一男子克羅泰特借錢以供其丈夫養病,而克羅泰特與娜拉的丈夫在同一公司任職而為其部下,並與娜拉一樣,曾犯偽造文書的罪過,因此,娜拉的丈夫為了公司的清譽與個人的領導執意要辭退克羅泰特而以娜拉的友人林德太太代之,而林德太太又為克羅泰特的舊日情人,因環境和家庭因素離開克羅泰特而曾嫁給了所謂的有錢人。受到辭職的壓力後,克羅泰特就百般要脅娜拉要其丈夫留渠住工作,否則即寫信公布娜拉當年偽造文書的相同罪名,無計可施之下,娜拉求助於林德太太以舊愛的關係向克羅泰特說項,希望就此打住,林德太太並表示渴望重修舊好,克羅泰特接受了林德,但在林德建議下仍舊向娜拉的丈夫發了一封當年娜拉如何借錢真相的信。 娜拉的丈夫讀過信後,極為驚恐,希望不惜以任何代價阻止克羅泰特,並且強烈譴責娜拉的說謊與長期遮掩,甚至表示說謊和犯罪的母親不合適在家中照顧孩子,完全失去丈夫對妻子長年以來左一個小親親、右一個小雲雀這樣細心疼愛的呵護之情。 娜拉覺得一個男人頂天立地的丈夫氣慨一下子蕩然無存,所以決定拋夫棄子離開家庭,向丈夫作最後的陳述,認為在家裏,以前是父親的玩偶,婚後是丈夫的玩偶,有子女後,子女又是她的玩偶,所以離開環境去尋求做為一個人的自我。 不論19世紀歐洲的社會道德如何看待,劇中不分主從的三個女性都自覺的選擇了自己的道路。娜拉鬧了家庭革命,林德太太為了真正生活的意義與克羅泰特重修舊好,娜拉家裏的保姆為了舒適的物質生活長期待在娜拉家裏工作,而把自己的女兒託給別人照顧,並且與女兒18年來只通過三封信。如今娜拉步其後塵,把孩子丟給了保姆,自我追尋去了,唯一不同的是,褓母是為了容易的生活,而娜拉卻是投向不可知的未來。 19世紀都市化興起,歐洲進行了大規模的社會流動,隨著人際關係的改變,傳統的道德與價值受到嚴重的挑戰,異化嚴重。知識份子則努力提出問題以供社會反省,被視為女性主義文學先聲的《玩偶之家》就是易卜生的一枚震撼彈,轟然一聲巨響,人人走避不及,所以當年在歐洲,人們在許多重要的社交場合上,往往約法三章,不談娜拉的故事,以免分崩離析,不歡而散。這齣短短三幕劇的威力也可見一斑。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