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21世紀的臺灣現代詩

2013-02-02



時間長度:2小時22分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詠春‧閱讀詩之美」系列演講活動,3月24日下午邀請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廖咸浩教授,前來本館國際會議廳與讀者暢談「21世紀的臺灣現代詩」。廖咸浩教授出身學院,談吐雍容,舉止間盡是文人氣息,身具教授、作家、媒體節目主持人等多重身分,尤其在擔任臺北市文化局長任內,致力於文化跟教育結合,對現代詩的推廣更是不餘遺力,並舉辦新詩朗誦會,堪稱是知名度頗高的文化人。 臺灣現代詩在20世紀80年代下半,開始了一般稱之為『後現代詩』的嘗試。詩人們從寫實的壓力下解放後,一時眾聲喧嘩、百花齊放,從年輕詩人到中年詩人,都有不俗的表現。進入21世紀,這個趨勢仍未有稍歇。但20世紀的後現代詩,主要以文字遊嬉為主,輔以一定程度的網路寫作。21世紀的臺灣現代詩,除文字與題材益加解放之外,在媒材上也有更多跨界的企圖。但詩已被帶到表達的絕壁邊緣了嗎?還是登山之旅才上路不久?耐人尋思。 廖咸浩於演講中指出,臺灣的現代詩從日據時代開始萌發,與光復後由大陸來臺的現代詩人結合,發展成臺灣現代詩的獨特風貌。1985年詩人羅青創立《草根詩刊》時期,臺灣的現代詩開始受後現代主義影響轉向為「反主流詩」,類型約略可分為探討:女性主義、原住民權益、本土化論述、同性戀權益、勞工權益、與底層人民生活的新詩。進入21世紀,受現代人城市生活與頻繁的科技生活影響,後現代主義的臺灣新詩又開創了新趨勢,歸納其形式與類別約可分為:日常、新城市、遊戲、短詩、新抒情、抗議、科技(網路)與佛道類等多種型態。而後現代詩的策略則可分為隨機、拼貼、無厘頭、雅俗混雜、多語、文字遊戲等特色。 21世紀後現代詩剛出現時,城市只是寫作的出發點,從這個主題可以演變出全球化、反美牛甚至更多的抗議話題。後現代詩更有「去中心化」、「對大論述(線性歷史)的懷疑」、「多重世界」、「對文字的物質性表現」等新風貌與特色。廖咸浩並舉實例說明:詩人商禽的〈電鎖〉,描寫人如何面對內心的孤獨,頗能表達後現代主義詩作的意境;林耀德所寫的〈交通問題〉是標準的後現代政治詩;後現代詩以文字遊戲方式來表達,則以陳黎的〈戰爭進行曲〉為代表;而許悔之的〈我的佛陀〉則是對「佛」體認之代表詩作。 對於21世紀新一代年輕作家的作品,廖咸浩特別以楊佳嫻的〈夢〉詩作為例,其意向引用精采;李進文的〈通話紀錄1〉,禪機處處;夏宇的〈2000個常用句子〉是無厘頭的寫作方式。 春雨芳霏,寒風冷冽,但現場聆聽的讀者熱情不減,跟主講者時有互動;有人提出現代詩的定義、評價如何認定,廖咸浩回答,現代詩沒有禁忌,主要在回應現代生活,寫作方式完全自由,沒有格律限制,文句間亦無邏輯限制,不流於老套與語法重複,就是成功的詩作。至於評價,廖咸浩坦言無法比較那一類型的現代詩寫得好不好,只要意象推陳出新,不要落入打油詩即可。最後應全場聽眾要求,吟誦自己的作品〈夏天過後的仁愛路〉,優美而堅定的語調,隨著詩句有節奏的起伏,聲音純淨無雜音,氛圍懷舊,安靜到連一根針掉下去都聽得見,煥發出詩般的意境。當演講結束時,全場爆以熱烈的掌聲久久不歇。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