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清初東北流人的『春天』

2013-04-25



時間長度:1小時58分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濕冷的四月天,春雨綿綿,仍有超過200位熱愛閱讀、喜好讀詩的民眾,前來參加13日於國家圖書館舉辦的「春天,跟著詩去旅行」系列專題講座第四場。本場次由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嚴志雄教授主講,以「清初東北流人的『春天』」為題,講述清初遭流放遼東瀋陽的函可禪師之詩作,藉由詩歌探尋函可禪師融入流放之城的自我重生。 函可禪師(1612-1660)為明清之際廣東博羅人,曹洞宗高僧,亦以詩名。清順治四年(1647),出南京城時被邏卒搜出″違礙″詩文,而遭定罪流放瀋陽。面對如此離亂跌宕的人生境遇,函可亦不免流露出沉鬱悲苦的情緒,一如中國流人文士予人自傷自憐的傳統形象,但透過文學的力量,激勵函可於詩歌的吟詠、寫作當中,超越了現實的困厄苦悶,重獲新生,豁達自得。 嚴教授並舉山居詩為例,吟誦詮解函可<金墖山居雜詠二十首> 詩文內容,如「端坐泥牀何所為,雪晴日影上高枝。山麋野鹿全無禮,來不參堂去不辭。」、「銅爐豈必施家鑄,木几中央照眼輝。沉水夢虛黃熟斷,鋤將高本一籃歸。」、「要住只須瓢一半,要行只須竹一條。山中迥古無賓主,自來自去亦蕭蕭。」等等,真切表露出函可滿足於流放之地的簡單喜悅之情。雖然物資匱乏、生活艱難,仍能無窮享受山居帶來的滿足與快樂,成就物我兩忘、不分彼我的圓滿自在。正是富貴於我如浮雲,體悟了生命的虛無、世道的無常後,即使是在遼東塞外的流放牢籠中,藉由詩歌,反而更能追求心境的自由與「春天」。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