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 聶魯達的『三宅』一生與女人

2015-01-13



時間長度:2小時4分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由國家圖書館所舉辦之「從神話傳奇到人間現實:斟品西洋文學」系列專題講座,於11月15日由希臘羅馬神話故事首發開講,經中世紀騎士文學到英國的莎士比亞,本周六12月27日來到拉丁美洲文學之旅。本館特別邀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兼國際長張淑英教授,主講「愛情太短,遺忘太長 ─聶魯達的『三宅』一生與女人」。張淑英教授畢業於輔仁大學西班牙語系、西研所並負笈西班牙馬德里大學取得文學博士學位。學術專研當代拉丁美洲文學與電影、當代西班牙文學/電影、西語旅行文學、流浪漢小說、飲食文學與情色文學等,發表研究論文60餘篇,西葡語文學中譯導讀逾400餘篇,以及西語文學作品中譯9種,是擁有西班牙語教學與文學學術研究專業的學者。 「愛情太短,遺忘太長」是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智利詩人聶魯達於90年前出版、膾炙人口的《情詩二十首與一首絕望之歌》詩集中第20首<今夜我可以寫下最悲傷的詩篇> 中的詩句,也是43年前讓聶魯達贏得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代表作。 講座開始,張淑英教授以110歲的聶魯達引言,從少年情懷總是詩到20歲以《情詩二十首與一首絕望之歌》一鳴驚人,其後擔任外交領事走遍全球,中年的歐洲流亡漂泊,到晚年返鄉卻在智利政變後12天病逝,以此延展,講述詩人69歲澎湃的人生歷練與文學創作的纏綿情意。講座內涵環繞在幾個軸心:從聶魯達對政治參與的執著到隱身而退的泰然、從一而終秉持寫詩的熱情執迷、多變的愛情與婚姻、對拉丁美洲與智利的眷戀情懷、生死的疑竇 (逝後40年再掘墓驗屍) 和不朽的文學。 張教授逐一介紹聶魯達在不同時期的代表創作,從現代主義情詩的浪漫柔情詩集《晚霞》(1920-1923)、《情詩二十首與一首絕望之歌》(1923)、到超現實主義的代表《大地的寓所》(1935)、《西班牙在我心中》(1937)、以及充滿對拉美之愛懷古高亢的《漫歌》(1950) 、《船長的詩》(1952) 再回歸到悠然寫實的情色 《元素頌》(1954),張教授透過一首首詩篇的朗讀,講述聶魯達在創作的知變,跟他波濤起伏的生命一樣:從現代主義情詩的浪漫柔情到超現實主義的懷古高亢,跟隨著他巧奪天工、親手親為的「三宅」(船屋)浮動。 「三宅」是聶魯達在智利的三棟船屋,分別位於天堂谷的賽巴斯提安那(La Sebastiana)、黑島 (Isla Negra)和市區的巧思宮(La Chascona),張教授以親自造訪「三宅」為引,透過難得一見的現場實景照片,細訴詩人細心布置的三棟船屋,從中帶出詩人如何從船屋引發靈感,書寫情詩史詩,又如何在潮來潮往中歌詠船屋的美、愛情的癡。這「三宅」也是聶魯達前後與瑪璐佳、德莉亞與烏魯蒂雅(Matilde Urrutia)三個女人,尤其是最後一位烏魯蒂雅廝守的窩巢。聶魯達的三宅一生譜出了《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船長的詩》、《黑島回憶錄》、《漫歌》等詩意篇篇(翩翩)。詩、女人、家國,在「愛」的覆被下,讓聶魯達成為馬奎斯口中「超越語言國界,最偉大的詩人」。 除了詩篇的朗讀與講述,演講過程還安排了一段聶魯達親自朗讀<我喜歡你沉默的時候>(Me Qustas Cuando Callas)的原音重現,讓聽眾感受在文字之外,詩人所要傳達的真實情感,也讓現場聽眾內心不由然的跟著悸動。另外還播放了「聶魯達的信差」(1996)電影片段,這部改編自同名原著(Skarmeta原著)的義大利電影,透過虛構的故事,講述流亡義大利期間的聶魯達與他的專屬信差-馬利歐之間往來的故事,為了變成像聶魯達那樣受女人歡迎的男人,馬利歐開始學習聶魯達的詩,聶魯達並教導其擅長的「隱喻」用法,以追求心愛的女人,而透過至死都要為聶魯達朗頌詩的郵差-馬利歐這個小人物,在場聽眾皆體會到「詩不是屬於寫的人,而是屬於需要他的人」的真意。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