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美與殉美:詩與我的文學生涯

2015-03-11



時間長度:2小時19分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陳芳明教授是一位詩人歷史家,葉石濤先生牽引他走入臺灣文學,余光中教授讓他嘗到詩的滋味,齊邦媛教授教導他如何從事文學批評。一度縱身躍入政治深谷,最終轉向成為文學研究者,創作與學術生涯道路雖然曲折,卻也有柳暗花明的風景。他的文字流注著異乎尋常的革命氣質,知識分子巨大的浪漫之心。同為龍族詩社的蕭蕭以「花和劍的風味」來形容他語言清逸秀麗,詩思挺拔勁健。而他終究沒有成為一位精益求精的詩人,這並非是技巧上的無法精進,毋寧說是心情已然不同。 「美與殉美:詩與我的文學生涯」這場演講,陳芳明從人生歷程變動來談他最深刻的讀詩體驗,從而演繹詮釋出個人特有的讀詩竅門與鑒賞方式,分享並推薦他最喜歡的詩,生動有效地引領讀者如何進入詩的世界。陳芳明的文學生涯中,18歲開始寫詩,《蓮的聯想》是他所讀的第一本詩集,即開始跟人狂熱的討論詩,詩在各類文學體裁中是最簡短,但如禪般不可言喻,卻直指人心。他20歲所寫的詩評,40歲時已不認同他當年所寫的言論,陳芳明直言不諱指出:不同的年齡閱讀感受是不一樣的,詩的美在於它的時間不準確。 陳芳明認為19世紀波特萊爾的象徵主義,開啟了人類前所未有「美」的定義。《惡之華》真實裡有許多醜陋、邪惡、污穢、幽暗的一面,人類的社會隨時代進步,但人心古今皆同。波特萊爾秉持「真」與「誠」,提倡藝術至上論,被認為是西方第一位現代詩人,也影響英國詩人艾略特的現代主義,他的詩句形容黃昏就像躺在手術檯上的病人,因當時歐洲面臨一次大戰文明存續問題 ,詩人藉詩反映當時處境。 上帝借祂的手給詩人進行一個小小的創世紀,詩人負責把最神秘的感覺傳答給人間,令人難忘詩句之完成,是一段殉美的過程。陳芳明以1960年代商禽為例,商禽是20世紀最悲傷的詩人,他有一個回不去的故鄉,侷限在小島,反共文學蔚為風潮,所寫的詩無人理會,〈鴿子〉喻為天空雖遼闊,沒有精神出口,缺乏自由的空間。讀詩的享受在於跟內在連結,楊牧的〈孤獨〉是我跟自我的對話,把抽象世界以具體顏色表達,孤獨與寂寞不同在於孤獨是自我選擇,暗藏心中走不出去。 全場藉由詩串連起不同年齡世代的讀者與講者之間,產生緊密的關連,場面溫馨感人。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