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回前頁

詩歌是靈魂的花朵:談古今詩人對花事、美感與生命的體悟

2015-04-15



時間長度:2小時管理標籤
影音集數:

內容簡介

邀請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暨中文系合聘教授洪淑苓演講「詩歌是靈魂的花朵:談古今詩人對花事、美感與生命的體悟」,以古今詩人對花事的描寫、聯想和藝術創發為主軸,和讀者一起探尋「一花一世界」的境界。洪淑苓教授研究專長為民俗學、臺灣民間文學、臺灣文學、現代詩,勤於學術研究並致力文學創作。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臺大現代詩獎、教育部青年研究著作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臺北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詩歌藝術創作獎等。詩歌,是靈魂的花朵,在春天讀詩,繁花盛景,我們的靈魂也會隨之散發楚楚幽香。 洪淑苓教授於演講中指出詩人喜愛花草,古今皆然。花,帶給詩人靈感,讓詩人感悟生命的奧秘,進而展開藝術的創作與追求。「佛土生五色莖,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華嚴經》十定品的「無礙輪三昧」,英國詩人布萊克亦有「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詩人將縈繞心中個人事物訴諸文字,以文學印刻生命的亮點。唐代詩人王維的〈辛夷塢〉,描述與花相逢、花的孤立自處,因而觸動感發,人因孤獨才會打開心靈的眼睛看世界。杜甫〈江畔獨步尋花〉有云:「不是愛花即欲死,只恐花盡老相催」,係定居成都草堂的第二年,即上元二年(761)春所作,看過一年又一年的花開,不再年輕的杜甫亦有感而發。李商隱〈中元作〉的「曾省驚眠聞雨過,不知迷路為花開」、陸游〈臨安春雨初霽〉的「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因春天多雨引發對花的隨想。具有英雄性格的陸游亦在〈摸魚兒〉中「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表達對花的憐惜。 現代詩人葉維廉〈花開的聲音〉,1963隆冬,由臺飛往芝加哥途中,寄託下一個季節就是春天的到臨,藉由花開的聲音,引發想像,講臺上佐以精彩圖片從含苞待放到綻開,格外吸睛。余光中以整本詩集《蓮的聯想》來寫蓮,寫愛情,寫一種永恆的追尋;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更是膾炙人口、〈鳶尾花〉道盡孤獨、悵然的感覺。杜國清〈不知迷路無花開〉中「一切花中唯一的一朵花,一切花中唯有的一朵花」,表達主客觀的界定,心中抽象的想法。特立獨行詩人周夢蝶所寫的詩頗有禪味,〈十三朵白菊花〉突破自我憐憫,正面面對死亡。 自然用花朵豐富我們的生活,詩人用文字豐富我們的心靈,洪淑苓教授藉著一張張描繪花朵繽紛的精彩圖像和詩人對花事、美感與生命體悟的詩句,催發每位聽眾的靈魂,讓詩歌的花朵在我們的生命裡綻放。

分享到 :    Share on Google+